第92节(全书完结)(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朋友,你要学的还多着呐。”

    总之,升学宴还算顺利地结束了。

    上了大学后,为了方便上学,折笠从家里搬了出来,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住。

    入住第一天,折笠提着准备好的伴手礼,准备敲开邻居家的房门,提前搞好邻里关系。

    电梯“叮——”地一声,停在这层楼,是两位熟人。

    松田看了萩原一眼:“你没干什么吧,怎么还找上门来了?”

    折笠提着手里的伴手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把小礼品袋递过去。

    萩原笑着道:“松田你别逗他,他会当真的。”

    萩原接过折笠手里的东西,顺手挼了一把折笠的头毛解释道:“之前听说阿姨在找房子,刚好我们这里离东大不远,对面的租户又刚刚好搬走,就顺便介绍给了阿姨。”

    萩原的消息一向广得让人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听来的,还是不要问比较好,或许就是哪个小姐姐呢。

    与警官先生做邻居的生活轻松愉快,或许也被折笠的父母拜托过,不忙的时候萩原和松田偶尔会送折笠去学校再去上班,像是邻家哥哥一般。

    偶尔伊达航和他的女朋友娜塔莉也会到这里做客,但是折笠却没有再见过升学宴上萩原的另外两位朋友。

    折笠没有多问,能够接手父母的工作,不消多问也知道那是怎样的工作性质,有的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毕竟消息传来的时候,交到手里的或许就是遗物或者遗言了。

    但是折笠却没想到会在班级联谊的时候意外再次见到那位金发青年。

    因为班里有这么一位年纪小一些的同学在,同学们唱完歌后没有去酒吧之类的场所,而是选择了最近风头很盛的一家咖啡厅。

    折笠不喜欢一切苦涩的东西,于是他熟练地点了一杯牛奶。

    “好的,一杯牛奶,请问需要加冰吗?”侍应生手里捧着点菜单站在折笠身边。

    声音似乎有些耳熟,折笠抬头就看到那一头显眼的金发。

    因为父母的关系,折笠能够熟练地应付这样的场合,他装作完全不认识这人,点头道:“对的。”

    “好的,一杯冰牛奶。”降谷零在小本子上记了下来。

    ……

    还是紧张了,明明是想要常温的来着。

    同学们在咖啡厅玩玩闹闹后还要续摊,未成年的折笠却不能在外面待太晚,只能说声抱歉提前离了席。

    然而今天注定是坎坷的一天,路过小巷的时候折笠听到里面有打斗声,而且听起来还很激烈的样子。

    换做其他人或许就当做没听见直接走掉了,但折笠跟警察混久了,遇到这种情况当然要第一时间报警了。

    然而就在他装作视若无睹路过巷口,手里已经按下报警号码的时候,余光却瞥到一抹金色发丝。

    折笠面无表情把号码删掉,算了,不管了。

    遇到降谷这种事最好是不要在通讯中提到的,折笠在心里憋了一路,到家就第一时间敲开了萩原家的房门,开门的却既不是萩原也不是松田,而是留着短短胡茬的猫眼青年,折笠记得他的名字——诸伏景光。

    诸伏景光的身上还围着围裙,开了门把折笠让了进来,萩原和松田懒洋洋摊在沙发上,看起来一个赛一个地大爷。

    “小折笠今天有口福了,小诸伏做菜很好吃的。”

    主人在沙发上咸鱼却让客人做饭真的合适吗?

    萩原或许是看出了折笠眼底的疑惑,解释道:“这是他今天撬坏我家门锁的赔偿。”

    折笠往后一看,果然萩原家的门锁换了新的款式。

    萩原解释道:“之前和小阵平在家里闲着无聊,就把锁改了改,没想到居然真的起作用了。”

    折笠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该吐槽朋友串门居然用撬锁的方式,还是该吐槽萩原和松田打发时间居然是改自家的门锁。

    诸伏景光做饭确实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