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节(全书完结)(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明书一步一步来,美味火锅不在话下。

    先把火锅底料潮热,再……

    杨青神情严肃,整整半小时全程没有离开厨房,终于红彤彤的火锅汤卷着食材咕嘟咕嘟地冒泡,辛辣的香味在冬日里格外诱人。

    杨青把电磁炉端上二楼客厅,又跑了一趟把食材和三副碗筷带上来。

    刚摆好碗,岑微雨牵着穿戴整齐的张元英走进客厅。张元英显然有糊涂了,她看杨青的眼神充满闪躲,勾着岑微雨的小指藏在他身后。

    岑微雨向杨青递来安抚的眼神,杨青攥着碗,柔声道:“奶奶来吃饭。”

    张元英爱吃辣,在岑微雨的带领下挨着他坐上餐桌,一门心思盯着火锅看。

    老年人不能多吃辣,估摸着吃了八分饱,岑微雨便在杨青的眼神示意下,哄着老人去休息了。

    过了会儿,岑微雨回到客厅,发现杨青没动筷子,正两眼无神地盯着火锅泡发呆。

    就连岑微雨挨着他坐下,他也一无所觉。岑微雨夹了块肥牛卷放在杨青碗里,安慰道:“ 她是记得你的。”

    火锅泡炸了,滚烫的热油渐了两滴在杨青的手背上,他随手抹去,皮肤上留下了两点殷红,像蜡烛流的泪。

    “早上,她和你说了些什么?”杨青问。

    岑微雨给他夹肉的手顿了下,“奶奶说,让我来照顾小青。”

    杨青眼珠子转向岑微雨,一字一顿道:“我—不—需—要。”

    岑微雨认真道:“我需要。”

    杨青笑道:“朋友间会说这些?”

    ……

    吃完火锅,菜和肉果然和杨青预料的一样剩下不少,乐观估计还要吃一天。

    他边收拾碗筷边对岑微雨说,“教授还不走,要我送您吗?”

    岑微雨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杨青盯着他坐过的仍然带有余温的椅子,撒气地重重扣碗。

    这就走了?

    晚上七点,天黑透了。酝酿了一下午的大雪姗姗来迟,杨青把暴露在室外的水管用胶带缠上,仔细地锁好门窗,给张元英房间里填上炭火,在九点钟哆哆嗦嗦地上了床。

    大风从林间巷间穿过,发出呼呼的响声,大雪簌簌落下,听着声音杨青能想象出雪花在房顶堆叠的画面,他很担心房子会不会倒塌在风雪中。

    这想象让他迟迟未能入眠,不知过了多久,在风声和雪声中他听见了第三种声音——“笃……笃笃”

    轻轻的敲门声,门外的人似乎怕吵醒他,但更怕被他忽视,几经煎熬下才敲出这种类似小狗呜咽的敲门声。

    杨青披着外衣起身,在出被子的一瞬间他立马对自己去看看的决定感到后悔。

    “操,”他咬牙低骂,抱着胳膊走到门边,拉开条门缝往外看。

    外面的人不出意外是岑微雨,天色太黑杨青看不清他的样子,但不妨碍他下结论,除了这傻逼,还会有谁顶着大雪来敲门?

    杨青没好气道:“院子铁门钥匙哪来的?”

    岑微雨被冻得久了,声音里掺着风雨的湿冷,“房东给的。”

    “操,”杨青说了句脏话,接着道:“夜闯空门,冻死我不负责。”

    门外没动静了,只剩下风雪呼啸。

    杨青往外看了看,还是看不清,他心里泛起了嘀咕,不会真冻死了吧?

    他慢腾腾地拉开门,就在开门的一瞬间,一道漆黑高大的影子向他倒来。杨青被撞了个满怀,胸口钝钝的疼,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勉强稳住,还不等他开口骂人,岑微雨把下巴杵在他肩膀上,两条长手环着他的腰,抢先开口道:“殿下,我好冷。”吐出的气像冰渣子,杨青手臂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他板着脸,“别叫我殿下。”

    岑微雨想是被冻傻了脑子,手上越抱越紧,嘴里嘀咕着耍赖,“你是……你就是……”

    杨青被他勒得喘不过气,没好气地骂:“傻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