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节(全书完结)(1/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神,他的身上裹着一件白色的浴袍,看上去似乎和其他无辜的住客并无不同,但是腰间用来系住浴袍的并非腰带,而是一条软鞭,“你们准备的牌子我不喜欢。”

    这就给他增添了几分不可言说的气质。

    清凉的晚风吹进了房间,让房间里的温度陡然下降了不少,同时也清新了空气。

    负责敲门的酒店工作人员面不改色,倒是辅助闻讯的人员双颊微红。

    因为现场有血迹的原因,工作人员提出要进行取样进行匹配,态度恭敬却不容拒绝。

    身上毫无伤痕的川和日向并没有遭遇为难,反而是莱伊,被要求检测了伤口。

    真真切切挨了几鞭子的莱伊严重怀疑野格是故意的。

    那对兄弟确实有着不可言说的癖好,但是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展现自己的与众不同,会不会太过嚣张了呢?

    川和日向并不意外他们两个人的房间率先被查,毕竟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他们两个人的体格完完全全能犯下那样的案件。

    但是同样地,因为橘佑介的存在,川和日向拥有铁一样的不在场证明。

    当川和日向的人影出现在镜头前,并购买润滑剂和避孕套的时候,那个时间点完全是事件发生的时间点。

    【援助之手——那个不可结识的他好像需要帮助,不如做些什么吧。】

    【意外之喜——原本孤立无援的你们好像收获了一个帮手,你知道是谁的,对吧?】

    “月影先生,我们需要检查一下您的房间,避免有人躲了进去。”

    “可以。”月影将吾站在门外,率先打开房门,“但是请不要吓到我的孩子。”

    “您放心。”酒店经理向后退了一步,跟在月影将吾的身后进入了房间。

    面对赞助商,酒店并没有面对川和日向时的底气十足,事实上,如果不是下达命令的人同样是位议员,他并不想得罪这位先生。

    月影将吾下午才到,而他的孩子月影悠亮,也才刚刚十一岁,小孩子的眼神柔软和羞涩,整个下午都没有出门,整个被抱在了父亲的怀里,紧紧抓住了对方的衣领。

    仅仅是看着他的双手和露出来的小腿,负责人也能断定,这个孩子与此事无关。

    “爸爸?”橘佑介声音里带着困意,“怎么了?”

    “我们需要换一个房间,我找人帮忙在收拾行李,打扰悠亮了吗?”月影将吾把手覆在橘佑介的眼睛上,遮挡住了房间的灯光。

    酒店经理的动作非常迅速,也正如他所说,他只是检查了房间里是否有藏人的迹象,比起月影父子俩,倒是另一边的助理被盘问了许久。

    而在酒店经理忽略的地方,月影将吾看到了半开的窗户。

    窗户的高度并不是橘佑介当前的身高能够打开的,而一旁的桌椅也没有移动过的痕迹,但是自己的助理不可能在这样的深秋时节在橘佑介睡着的时候把窗户打开。

    也就是说,打开窗户的另有其人。

    橘佑介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孩子,也就是说,这样的事情并不会瞒过他的眼睛。

    今晚的事件,他或许触及了真相。

    但是那又怎么样。

    月影将吾知道社会阴影的存在,但是对于他们来说,不知道才是正确的选择。

    回程的飞机上,月影将吾又想起了那扇半开的窗户。

    “悠亮,有什么要跟爸爸说的吗?”

    “没有哦。”橘佑介轻声说道,看上去很是疑惑。

    “有交到朋友吗?”月影将吾继续问道,却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听到什么样的答案。

    “我有爸爸就可以了。”橘佑介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完全没有思考这句话背后的深意,也没有想起和川和日向的首次相逢和那一系列的印象值任务。

    “那下次还要出来吗?”

    “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