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第21章

    对自己的病,唐不知依然有种不真实感。昏倒之前,心脏的确偶尔会感到不舒服,但怎么也没想到是因为里面有寄生虫。他在心里啐了一声,心想:“妈的,真倒霉。”

    拿起手机拨通了师父的号码,向他过道谢后,两人聊了一会儿。

    “不知,你和那个演员认识很久了吗?我来医院找你那天,他问我怎么样才能帮你。看起来就好像如果你活不了,他也不活了一样。”师父突然说。

    唐不知听到这话,愣了一秒,才说,“他可能是内疚吧。”

    “我倒觉得没这么简单。我问你,他是不是很小的时候就无父无母了?”

    唐不知想起之前的事,说:“他的母亲的确已经过世了,不过他父亲还健在。师父,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那天我告诉他,‘天机不可泄露’,他看着我,眼睛阴沉沉的。我在他眉心上看到了一股煞气。”

    从听筒里传出的声音低沉浑厚,像是古老的磬钟,透出岁月的沧桑感。

    “原本,我没有多想,但是我回家的路上,突然有个东西从天上落下来,就掉在我面前,你猜是什么?一根钢筋。好险,就差一厘米,我的脑袋就差点开瓢了。”

    “后来我掐指演算,发现这件事起因就在宋云水身上,他是孤辰寡宿,天煞孤星的命哪,这是一种大凶的之象,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灾祸,严重的甚至能把人给克死。我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他年纪轻轻,就会命犯大劫了。”

    唐不知听完,心里有些闷闷的,“说不定只是偶然,为什么要把原因推到他身上?”

    生气归生气,他也知道师父说的十有八九是事实。

    打完电话后,他将手背掩在额头上,盯着天花板的眼眸里有些茫然。

    侧过脸看向窗外。黑暗之中,亮着点点灯光,情不自禁地联想到星星,又想到师父的那番话。

    天煞孤星,是注定孤独一生的人。

    唐不知心烦意乱,手掌在兜里摸索一阵,才发现病号服里并没有烟。他呼出一口气,决定什么都不想地闭上了眼睛。

    天已全黑。

    晚上九点左右,宋云水的身影出现在医院。

    在白色的墙与地板之间,他的存在显得浓墨重彩。

    看到他的瞬间,师父的危言耸听又在唐不知的脑海内跳荡起来。

    他暗想:孤星就孤星吧,说不定我也是孤星,正好凑一块儿,免得去迫害别人。

    好像一下子释然了,转念却又想到,假如真是这样,两个人都是孤星,那么他们最后都会孤独终老,那“在一块儿”这件事肯定就是无稽之谈,一想到这里,唐不知心里突然一阵发怵,仿佛心门被一把巨斧猛地劈开,那种感觉,好像真的有虫子在咬他胸口的器官。于是心里堵得更慌。

    宋云水把门关上,身后传来“咔”的金属咬合声,像上了发条的钟表一样清脆。

    看唐不知背心抵在墙上半躺着,宋云水说,“你一直醒着?”

    “我倒是想躺下休息,可惜睡不着。”

    宋云水移步到床边,伸展胳膊,黑色皮革公文包从手心里滑到了沙发上。

    唐不知发现他另一只手里还攥着东西,问那是什么。

    “宵夜。”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给你的”。

    装着晚餐的袋子,被男人洁白的手递了过去。

    唐不知打开一看,是清蒸的西施舌,配上一碗莲子粥。前者又叫“沙蛤”,浮在清汤当中,色白而腴,唐不知用筷子夹起一只,思绪却联想到宋云水的手。

    “这么漂亮的东西,吃了可惜”,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唐不知自己也觉得可笑。怪了,魔障了。

    夜里开始下雨,好似银河系整个泼洒到大地上,千百扇窗户一齐被吹得“哗哗”作响,那些早已枯黄的残叶,此刻也掉的精光。

    被雨限制了自由的人们,不得不回到家中,而因此失去生意的商店老板只好抚膺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