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节(全书完结)(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但他委实迈不出那一步,他希望在她记忆里自己是意气风发的, 不想让她看到他挫败的一面。

    夜色渐深,他站在院内窗棂前愁眉不展。

    赵寡妇捧着一盏茶走了进来。

    “询郎,天冷了,喝盏热茶暖暖身子。”

    孙掌柜接过抿了一口,转身握住赵寡妇的手。

    “青儿,若我不再是锦绣坊的掌柜, 你还愿意跟着我吗?”

    凛风卷来阵阵寒意, 赵青的面颊冻得微红, 她微微偏过头靠在孙询怀里,轻声说道:“是锦绣坊发生什么事吗?”

    “最近锦绣坊连连受到百绣阁的打压, 经营惨淡,若再继续下去锦绣坊镇上第一绣坊的名头估计都保不住了,而我这个掌柜的位置自然也坐不稳。”孙询哀叹道。

    “若真到那一步, 我也会跟着你, 你去哪儿, 青儿就去哪儿。我可以帮别人浆洗衣服挣银子, 日子总能过起来的。”

    孙询搂过赵青的肩头,“青儿,你真好,待我娶妻后我一定给你一个名分。”

    转眼已到年关,雪花纷纷扬扬落在地上,四周白雪皑皑。

    李宛走到院中,捻紧一小团雪向院门处那道身影掷去,可惜隔得太远,力气不够,雪团在半道上就跌落在地。接着一团两团三团,连掷好些团都没能成功,她顿时兴致缺缺,蔫蔫地走进屋去。

    张彪将门前的积雪铲净后才开始清扫院道。

    就在他背过身打扫时,一道身影悄悄从屋内走了出来,她捏紧一雪团掷向张彪的背,雪团在男子坚硬的背脊炸开,张彪连眉都没蹙一下,继续打扫着。

    李宛接着再掷一团过去。

    “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她问道。

    “你想要什么反应?”张彪说话的同时手中打扫的动作没停。

    “你一点都不疼吗?”她好奇道。

    “没感觉。”

    身后的女子闻言不再出声,院内只剩下铲雪声。

    张彪转过头去,只见李宛正专注地滚着一个大雪球。

    他望着女子俏皮的身影,望着窗棂上贴着的窗花以及廊下挂着的灯笼,心里涌起一股暖流,有她真好。

    翌日年初二,出嫁女回娘家的日子。

    张彪将李宛备好的年礼搬上牛车,就驾着牛车向李家村驶去。

    李宛则待在屋内等他回来。虽然平时没有走动,但礼不能废,这是她对原主家人的处理方式。

    待她看完一半话本,张彪就回来了。

    “一切都好,小弟很喜欢你送的礼物,他身子已经大好,开春就去村里学堂,他还托我给你带份礼,他自己准备的。”张彪说道,旋即从牛车上拿出来。

    李宛立刻接过展开,上面写着两个人的名字:李宛,李顺。

    笔头生涩,字迹毫无章法,但看得李宛心下一阵感动,眸中泛起水雾。

    “他说他才从同伴那儿学来,写得不好,望你见谅。”张彪继续道。

    “他写得很好,很好,我很喜欢。”

    此时另一边,李顺正躲在房间里抱着一幅画,画中两道身影正在园中嬉闹,微风轻拂,柳枝摇曳,在柳树的映衬下,树荫下的身影是那么的渺小,但他们笑得是那么的纯粹肆意。

    他视若珍宝,小心地收藏着。三姐是照亮他人生的一道光,这道光以后也将一直在他心中闪耀着。

    房间外李宁与李容的交谈声传来。

    “二妹,你最近还好吧?”李宁柔声道。

    李容皮肤粗糙,眼神黯淡无光,身上穿着一件粗布夹袄,套在她身上明显大了一圈,神色再没有之前半分得意,她神色局促地摩挲着袄子,眼神躲闪道:“还好,我能有什么不好的。”但她的手已经因冻疮肿成一团,隐有黄水流出。

    赵亮腿残后,家里没了生计,她被迫与她婆婆一起接些浆洗的活计,不然那个老婆子就说要休了她。

    她不能被休,李家村从没有过弃妇,她要是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