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节(全书完结)(1/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启程那日,谢然只是命幽若安排好一切,又将车峪的护卫队派去,自己却没有前来送行。

    姚妫听幽若说,“王上忙着和丞相商议赋税制度,抽不开身。”

    “无妨,处理国事重要。”姚妫还担心谢然临事反悔怎么办,现在他来不了,自己走也走的踏实。

    茉心坐在马车里兴奋地像只即将归巢的麻雀。

    “娘娘,我们还回尚书府吗?不会住在皇宫吧?”她挠了挠脸颊,欲言又止。

    “怎么,穆沅皇宫不好吗?”姚妫好奇地问她。

    茉心咧嘴一笑,“也不是不好,就是皇宫规矩多,还是咱们府里好。”

    “那车峪王宫也比不上尚书府住的舒心了。”

    茉心连连摇头,“车峪王宫自然比尚书府更好。”

    “这又是为何?”

    “因为车峪王宫有王上在,那里就是娘娘的家,没有什么地方比自己的家更舒心了。”

    姚妫听着茉心的话,百感交集。

    是啊,有谢临渊的地方才是她的家……

    姚妫的马车早已驶出了车峪王宫,谢然却还站在王宫城楼上远眺。

    其实昨日他趁姚妫熟睡后,已经让丞相进宫,几番敲定出了赋税制度,就是为了今日送行。

    可临了谢然又不想去了,他害怕自己不舍姚妫,会执意跟着她回去。

    车峪的朝事不能落下,他只能告诉自己不见也就不会不舍。

    可姚妫才走了半月,谢然每每下朝都会刻意路过王宫城墙,看一眼远方的路,想着女子回来时的模样。

    扶宽从幽若那得知了此事,还担心谢然为了姚妫会无心朝政,结果却听丞相等一众大臣们抱怨,皇后娘娘回穆沅了,王上没日没夜地宣他们商议政事,他们这群人已经半月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一个月后,扶宽的国师府也挤满了朝中的人,他们一个个都旁敲侧击地想要他出主意,让姚妫早日回车峪。

    ———正文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