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谢然轻抚着姚妫身后的长发,将她护在自己的怀中,安抚着她惊恐的情绪,“予柔,别怕,没事了!”

    聂无为、扶宽、幽若三人面色惨白的看着谢然和姚妫深情相拥,但头顶却是盘旋不去的几只朱赤鹮鸟,那画面着实有些说不出的别扭古怪。

    不过好在一切有惊无险。

    守在神庙外的侍卫见到神庙上空飞来了不少群鸟,担心国师安危的他们正欲冲进神庙查看情况。

    却见到聂无为几人平安无事的走了出来。

    离开神庙回去的路上,马车上的谢然抬起姚妫的下颚,检查着她脖颈处被季楚伤着的地方,那处伤口虽不深,却像划在了谢然的心上,让他跟着难受百倍。

    “是我不好,让你受伤了。”他自责的看向姚妫,用指腹轻轻地抚摸着伤口的位置。

    “我又不是瓷瓶做的,一碰就碎。”姚妫用脸颊讨好的蹭了蹭谢然的手掌,想要让他安心。

    只是在神庙发生的事历历在目,姚妫现在还心有余悸。

    神庙内的两句谶语,果然都成真了……

    看来谢然注定是要成为车峪王的。

    几日后扶宽命人将季楚的尸身从神庙带了出去,并借此对外宣告了他多年前在祭祀中犯下的过错。

    如今季楚在新的祭祀仪式上有了这样的下场,也算是对那些无辜枉死的人一个交代。

    太子萧明薨逝,萧晔病重的消息同时传来车峪。

    姚妫知道接下来图安王萧符就会行动。

    谢然只有成为车峪王,才能调动车峪的兵马前去穆沅和萧符对抗。

    姚妫心绪平静的坐在床边,想着自己这世竟成为了谢然的皇后,一时有些想笑。

    于是任由谢然抱着她去浣洗更衣,然后在原封不动地塞进被褥里裹好。

    全程不劳她费力的事姚妫倒是十分享受。

    只是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人总要为自己的懒惰付出一点代价。

    谢然拥着怀里的姚妫,下巴蹭过她的头顶,柔软的发丝不经意的扫过他的脸颊脖颈,让他浑身燥热难耐。

    姚妫偏还没有一点警惕,非要在这时候动来动去的想要找个最合适的位置继续躺着。

    她这毫无章法的胡乱一动彻底让谢然招架不住,“予柔,你是故意的吧!”他喘着粗气,双手开始在姚妫的身上游走。

    姚妫想要起身躲开,却被他抓住手臂牢牢的压在身下。

    看着他洇满爱欲的凤眸,姚妫赶紧可怜巴巴的求饶,“谢临渊,我不动了还不行吗?”

    谢然嘴角微微上扬,根本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她。

    他拉开两人之间碍事的被褥,嗓音低沉魅惑,“晚了…”

    说话间灼热的气息喷吐在颈侧,姚妫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任他为所欲为。

    第65章 归朝

    车峪的登位典礼和穆沅朝的即位仪式不遑多让, 都是繁琐冗长。

    姚妫上一世是君临天下的皇帝,这一世又成了皇后,她也不知自己究竟是个什么命数。

    王宫内的大臣从半个时辰前就陆陆续续开始行礼, 姚妫听着他们一遍遍重复的见礼跪拜,只能无聊的撑着额角,困的眼皮都开始打架。

    明明晚上是两人一起的“活动”, 但每次第二日醒来腰酸背痛的就她一个,说来还真是不公平。

    从前以为谢临渊体弱, 如今看来倒是自己小瞧了他。

    想到这里,姚妫气呼呼地半睁开一只眼睛,从手中羽扇的缝隙处偷瞄着身旁男子俊逸不凡的侧脸。

    谢临渊这张脸长得还真是赏心悦目, 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他修长挺立的身材,宽肩窄腰,每次与姚妫亲近时那对凤眸都像会说话,撩拨的姚妫心猿意马,很快就忘乎所以。

    姚妫沉溺在自己的思绪里,眼角含笑, 就像一个怀春的少女, 躲在暗处偷看自己心仪的男子。

    銮座下的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