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节(全书完结)(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股近似与毁灭的冲动不可抑制地冲了上来,南樱的手刚从口袋里拿出来,忽然就被一只手给握住。

    “南樱!”

    贺君持在耳边喊道。

    有亮光一闪而过,林诗柠瞥见她从口袋里拿出来的东西,当即尖叫了声,腿一软,身子向后摔在了地上。

    周围人全都看了过来。

    手腕被贺君持原封不动地塞了回去,贺君持直接抬手揽住还想冲动上前的南樱,有些强硬地将她按到怀里。

    一边目光阴郁警告地看向地上的人。

    “诗柠,你怎么了?”

    路过有认识的护士奇怪地走了过来问道。

    林诗柠脸色惨白,脑海里还回想着刚才的一幕,有种死里逃生的后怕,触及到贺君持的眼神,又看看被他护在怀里的女孩,粗喘着气,舌头都有些打直。

    “没,没事……没事……”

    怀里的女孩双手攥住他的衣服,闷声哭了起来。

    贺君持眼睫低垂,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俯身将她从地上抱起来,而后看向还瘫在地上起不来的林诗柠,冷着脸一字一句地说。

    “好久不见了,改天我们一家来看看你们。”

    他在用这种方式威胁着她。

    林诗柠嘴唇抖动了两下。

    贺君持没再理会,抱着南樱走出围观的人群。

    外面天色浓暗,不时响起阵阵鞭炮声,还残留着元宵节的气息。

    贺君持抱着她出了医院,将她放在路边的长椅上,俯身,从她口袋里摸索了下,从里面掏出那把水果刀,转身走到前面垃圾桶扔掉,而后走了回来。

    在她身前蹲下。

    像是爆炸过后的安静,女孩脸上呆呆的,没有任何表情。

    贺君持盯着她看了一会,眼睫轻垂,抬手握住她苍白的手指。

    握在手心。

    捂暖了。

    “傻。”

    半晌后,他终于说了这一个字。

    只是哑着嗓子。

    南樱终于有了些反应,眼皮动了动,视线慢慢移过来,落在他脸上。

    “你有没有想过我,你出事了,我怎么办?”

    “暴力不能解决问题,只会造成更大的伤痛,叔叔要是在,一定不愿意看到你这样,对不对?”

    鼻息忽然涌起一阵酸涩,干涸的眼睛也有些发痒,南樱用力抿了抿唇,还是没忍住哭腔。

    “对不起啊……我好像,被逼到了绝境……只能用这种方法解决……”

    “我知道这样不对。”南樱抬起手背捂住了眼睛,眼泪顺着指缝流了下来,边哭边说:“他们怎么能这么欺负人,害了我爸爸不说,还要侵占我爸爸的研究成果。我不想连累无辜的人,我可他们实在太过分了……”

    “林鸿文的研究是叔叔的?”贺君持轻声问。

    “对,之前看电影,碰到刘阿姨,她告诉我的。”南樱哽咽着道:“不然我一辈子都蒙在鼓里。”

    贺君持眼眸微垂,轻扯了下唇:“傻子,解决的方法有很多种,记住了,别因为那种人把自己搭上,不值。”

    “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

    贺君持用力握紧了她的手,有种劫后余生的后怕感。

    “傻子,以后要做什么事,要先告诉我知道吗?”

    他承受不了没有她的意外。

    南樱哭了多久,贺君持就安慰了多久。

    直到月华初上,烟火气息也渐渐消弭,贺君持第n次挂断各路电话后,偏头看了眼靠在他肩上戴着帽子的女孩,温声问:“我们回家?”

    南樱轻轻点了下头,直起身来,揉了揉发酸的眼睛。

    正要起身,贺君持起身蹲在她面前,偏头道:“上来,背你。”

    南樱默默地看了两秒,倾身趴了上去。

    贺君持两手搭在她腿弯处,轻轻松松地将她背起来。

    慢慢往前走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