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也算是,半个联姻。

    地点位于市中心,档次还不小。

    在饭桌上,她们也终于见到了何绻绻瞒了很久的暧昧对象苏学恺。

    两人被其他人威逼利诱着,终于承认。

    一顿饭吃得很热闹。

    饭后,贺君持去结账,南樱跟其他室友们等在走廊窗边,边说笑边玩手机。

    傍晚的天空被夕阳晕染,风吹的柔和极了。

    手机突然震动了下,跳进来一条消息。

    是柳韵发的。

    【小小,你们国庆什么时候放假,干妈给你订票。】

    当时她跟贺君持两个人尽量瞒了,但柳韵还是从蛛丝马迹里发现了他们分开的证据。

    从一开始的不接受一个劲的指责儿子,到后面勉为其难的接受,以至于每次他们两个人分开回家后,柳韵都表现的很小心,尽量不让他们两个人尴尬。

    南樱眼睫垂了垂,打字道:【干妈,我们后天回去。】

    柳韵立刻回信。

    【你?你和谁啊?】

    南樱正想打字回时,余光瞥见有人走了过来。

    没等她抬头,头顶便落下一道好听的声音来:“干什么呢?”

    南樱抬眸,看了看走过来的贺君持。

    这一年的分开,柳韵以为全都是贺君持的责任,于是把气都撒在了贺君持的身上。

    而贺君持也默默忍受着,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南樱看了一会,手指忽然抬起,手指轻轻勾住他腰间的衬衫。

    在他轻轻挑眉时,另一只手将手机翻转推到他的面前让他看。

    贺君持浅浅垂了眼,看了一会,眼睫轻抬,声音温柔:“那你怎么想的?”

    南樱定定盯着他的眼睛,眼中的笑意慢慢蔓出来。

    “当然是,实话实说啊。”

    贺君持唇角轻勾,少倾,抬手握住她胳膊,将她往边上扯了扯,避开了风口。

    “有风。”

    南樱抿唇笑了笑。

    但南樱跟贺君持商量了下,决定暂时把这个事保密,等回去后给他们一个惊喜。

    于是,到了十月国庆,两个人坐上了回渝港的飞机。

    贺君持取了两人的行李,一手拖行李,一手牵着南樱往出口走。

    南樱一手被他牵着,落后几步,慢慢看着渝港熟悉的景色。

    等到了出口,才分开。

    柳韵跟司机等在外边,见两人出来,柳韵迫不及待地便推开车门下来。

    “小小啊,坐飞机累了吧?”

    华西所在的a市离渝港不算近,要坐好几个小时的飞机。

    柳韵上前拉住南樱的手,一阵嘘寒问暖,想念的很。

    完全不看旁边的儿子。

    贺君持笑笑,这一年来觉得他已经习惯了。

    戴着手表的一只手放在裤兜,一手推着行李走在后面。

    南樱回头看了眼他,而后回头朝柳韵笑了笑:“不累干妈,我在飞机上睡了一觉,醒来就到了。”

    “那还是很辛苦。”柳韵的神情透着关心,摸了摸她的小脸,疼惜道:“这学期的功课是不是又挺重的,看你都瘦了。”

    “功课还好。”

    三人的外形都出众,一路走向车子时吸引了周围一片视线。

    两人一路说着,司机开了车门,柳韵让南樱先上。

    而后自己再上去。

    贺君持从后面放好行李箱,拉开门正要坐进来时,柳韵忽然目不斜视地开口:“老张呐,开车。”

    “?”

    司机犹犹豫豫地透过后视镜看向还站在车外面的男生:“夫人,少爷他,还……”

    “老张呐,人不是都接齐了吗,某人如今的本事大的很,自己能回去,咱们都不用管,开车。”

    南樱看向柳韵,欲言又止:“干妈,其实……”

    “行。”一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