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这变化太快,快到唐卿元都没想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福熙姑姑不应该为了老皇帝和她翻脸,这不可能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卿元,念在你往日数次助朕,朕今日网开一面,免了你的刑罚。”福熙好似才注意到唐卿元,她的眼睛像是千年玄冰制成的,冰冷的没有一丝情感:“死罪能免,活罪难逃。虢夺封号封地,贬为庶人。”

    话音刚落,唐卿元就被带了出去。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突然到唐卿元双眼茫然忘记了挣扎就被带离了这里。

    眼见着唐卿元离开这里,福熙又扔下一道惊雷:

    “朕先前有一女儿,流落在外,前几日才认回。”

    面对着众人,福熙微微一笑,面上的冷意褪去,露出了几分慈爱:

    “你们也认识,她唤归琼。”

    难怪,难怪要为太女唐卿元找一个罪责,原来是为了给自己女儿铺路?

    唐卿元一派的人群情激愤,他们愤怒地看着才登基的陛下,简直不知道要说什么话。这算什么事?太荒谬了!太荒谬了!

    “朕打算把她立为储君,众爱卿以为如何?”如此地迫不及待。

    唐卿元一派的人简直要气笑了:“陛下!不可!”这副嘴脸未免也太难看了,亏他们的太女殿下一心为福熙着想。

    福熙面上的慈爱瞬间结成了冰,她看向那些怒目而视的人,问道:“哦,这位爱卿有何高见?”

    “臣以为此事需要三思。立储乃是一国之本,此事万万不能随意而定。”

    “臣附议!”“附议!”

    “……”

    大臣稀稀拉拉跪了一半多,每个人都面上都能瞧见不甘心。

    “哦?你们是说朕,随性妄为,弃整个大宁于不顾是吗?”福熙声音严厉,她的视线像是尖刺,想要将这些人全都扎得血流不止。敢反抗她?敢违背她?谁给他们的胆子?

    无人应答。

    福熙华美一笑,像是自言自语般:“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去死吧。”

    第115章

    。

    新皇登基当日, 她将文武大臣杀了一多半,浓稠的血液铺洒了整个地面,一眼看去竟以为身处阴冥, 令人自心底就打了个寒战。谁都没有想过,昔日盛华京城的福熙长公主竟有这般狠厉的手段,令人乍舌。

    眼下朝中除过多年追随她的臣子外, 只剩下零星几个素来唯唯诺诺谨小慎微的,大宁朝堂一下子空旷起来。随着冬日的加深,整个皇宫更显得冷飕飕的,总感觉脚下冰凉的地面是血冰冻而成的。

    有人心思微动, 上奏举荐了一番自己的亲朋子侄,却石沉大海,没有半点回应。

    登基后的女皇也没有上朝,只是每日召唤自己的心腹入宫, 周围的太监宫女都被驱赶走了, 谁也不知道他们谈论了什么, 除过女皇新找回的女儿宁归琼外。女皇对自己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很是宠爱,宝物珍品如流水一般的赠予, 宁归琼眼下还不是储君,当日她的心腹们劝阻了她。

    说:“不急在这一时。”

    不能急, 才登基就杀了这么多臣子,又将颇有名望的储君废黜, 这在百姓心中会留下一个不大好的印象。如果在这时又新立一个储君的话, 难免会百姓的闲言碎语,会导致很多人逆反。

    只是这些心腹们没有想到的是,昔日野心勃勃一心只想着登上皇位的福熙,在登基后好像没了目标, 每日闲散着度日,朝政全都搁置在一边,整日只想着和亲生女儿在一起。

    新皇的手段和荒废的朝政被传了出去,响声越来越大。百姓的不满之声甚嚣尘上,波浪翻滚,如果可以,他们真想冲进皇宫将这个女皇揪下来。

    百姓们都说:

    “新皇是个疯子,如果当日是太女登基就好了。”

    “太女真是可怜。”

    “……”

    唐卿元的公主府早已被毁,被贬为庶人的她无处可去,只能去了好友林长徽在京城中的住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