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柴米油盐酱醋茶不会把热情磨灭,我要80岁的傍晚和你在公园举行轮椅赛跑,我要临死之前躺在床上你往我耳朵里塞进耳机,放出来的歌我依然喜欢。】*

    q:墓志铭写什么?

    a:o ever youthful, o ever weeping.

    作者有话要说:

    *来源是一句话经典语录。

    第50章 番外三春未老

    /18岁,正篇之前/

    现在刚好是“倒春寒”的时候。

    如蟒蛇一般阴冷缠绵的春雨在侵袭关东之地的同时,也给人的心情蒙上了一层冷郁的色调。

    好在到了黄昏,虽然温度仍然不高,但残阳会给万物铺上温暖平柔的色泽,看着心里仿佛也慰帖一些。

    “您好。请问一下,这里是哪里?”书店老板听到陌生的声音询问着。

    他的视线从电脑屏幕中挪开,抬头看向出声问路的穿着赭红色制服的少女,她有一双暗金瞳,头发在阳光照射下,从老板这个角度看呈现耀眼的灿金色。

    老板不动声色地报出一串,观察面前人的反应。

    是准确的,他也不是怀有一些狎昵的心思,这块地带少有人至,连通达的班车都不过两班,书店老板选择在这里养老,很大部分原因是这里紧靠着河,抬头就能看到河川,河川的上面是桥。

    沿着河再过四五千米,那真就是沾染混乱、罪恶的地带了,前不久刚发生了一场激烈的黑/帮火/拼,听说还有一家洋食馆遭受恐怖袭击。

    像这样一看便知不是本地人的人来,要么是真的赤诚、单纯,与这座城市的灰色面全然无关,要么很危险。

    少女点了点头,用平静的语调道了一声谢谢。

    她说话语调其实很不普通,每个字的发音几乎都在一个调上,没什么起伏,给人懒散、没干劲的感觉。

    说完谢谢后,她的姿态稍微放松了些。

    她瞄到柜台上摆着的一本八成新的书,“《崭新的理所当然》……吗?”

    >>>>>>>

    绫小路在高中毕业后迎来了第一次坐电车的机会,结果车停靠了几站,她才意识到自己方向坐反了。

    “…………”

    也没什么,绫小路18年的人生里,好像都是在封闭的、不能和外界交流的环境中渡过,这种体验还没有过。

    绫小路决定及时止损,在下一站下车。

    问清路以后,她无意久留。这地方安静清幽,被山川环绕,人烟更是稀少,原本应该是很符合养老条件的好去处。可是这好去处一旦和横滨(yokohama)沾边,她感觉就不是很好。

    她转身准备离开,抬眸时视野里正巧跃进一名少年撑着桥上的栏杆将要翻越过去的一幕。

    在看到这名少年是单纯地想要坐在栏杆上,还是想要跳河之前,绫小路已经很自觉地挪开视线,不去注意结局是什么。

    只靠一眼的话,人眼能捕捉到的信息并不多。而且绫小路即使有不差的目力和观察分析能力,她也不想认真运用,她还没有那样的精力,并且由于受过记忆方面的训练,绫小路可以记住有一面之缘的所有人类,无法忘掉。

    所以,把这段记忆简单地定义为【无意中遇见的身穿漆黑大衣的少年】就好。

    正如松尾弥太郎在《崭新的理所当然》中提及的,“我要借由喝下无色无味的纯净水,试着不要活的太用力。”

    /21岁,绫小路视角/

    我洗完澡与温热的水汽相携从浴室里走出,打算到客厅把遗留在桌上的《约翰克利斯朵夫》看完,然而,我才刚刚将通往客厅的门推开一点,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太宰治,我下意识地就想把门关回去。

    太宰手里拿着一块被水浸透的白色毛巾,正要往自己的脸上盖去。

    “啊呀?”太宰似有所感地朝我的方向瞥了一眼,他之前应该已经将这种自/杀方法试过一遍,睫毛上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