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节(全书完结)(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们面前,要向他们行礼,“多谢仙君去岁赐福之恩。”

    他上山砍柴之际,遇上了妖兽,若非身上灵符燃起,替他挡了一劫,只怕他就没命了。

    握着失去光泽的灵符,摊贩才知自己遇上的两位好看的公子应当是修真界里的仙君。

    之后他一直守在这里,希望能再看见那两位仙君,同他们道谢。

    沈在水此时也认出来这个摊贩是去岁花灯节送了他荷花灯的老伯,在老者要向他行礼道谢时拦住了他,温声道,“老伯,您客气了,您还送了我们荷花灯呢。”

    老者摆摆手,荷花灯值几个钱。

    但他却是对这两个年轻仙君生了好感,只觉得这两位仙君同他见过的其他仙君都不一样,少了一些倨傲气。

    “老伯,您摊上还有花灯吗?花灯节那日我们有事,未曾赶过来。”沈在水又问道。

    老者连忙点头,“有,有的。”

    他特意留了好几盏。

    本想拿荷花灯给沈在水的,但老者看到两位仙君交握的手之后,他换成了两盏鸳鸯花灯。

    “仙君,给。”

    沈在水接过花灯,又听老者道,“两位仙君如今是在一起了么?”

    “是。”沈在水他偏头看了一眼身边眉眼温柔的人,温和点头。

    他记起来老者去岁错认了苏星河是他夫人,如今却成真的了。

    “老朽是个糙人,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就祝两位仙君恩恩爱爱,相携一生吧。”

    “多谢老伯。”

    这回出门时沈在水特意换了银钱,将银钱付给老者之后,他带苏星河去了放花灯的河边。

    河里两盏花灯相互依偎,在河面上映出两点光,花灯灯影落在河水里,温柔灿烂。

    最后,它们都顺着河水飘远了。

    等到了次日,花灯停靠在某处河沿,人们将两盏河灯拾起来时,会发现上面写了一样的内容。

    “星河,你写了什么?”沈在水看着远去的河灯问身旁的人。

    苏星河眼眸里泛着星辰,他眨了眨眼,凑到沈在水耳边同他一字一句道:

    “愿如梁上燕,岁岁常相伴。”

    沈在水未想到他与苏星河写得是一样的,他唇角扬了扬,拉过苏星河,额头也抵上他的,“好。”

    等到暮春,南域的花谢的差不多了,沈在水他们才决定返程。

    返程前一日,他们在南域城外遇上一个人。

    那人衣衫褴褛,深深埋着头,意识浑浑噩噩,嘴里念着什么,已然疯癫。

    他走过时,路人都对他升起莫名的厌恶感,纷纷避开了他。

    沈在水路过他时,本想给他一些银钱,但那人却像察觉到什么,身体一颤,然后刻意避开了他。

    苏星河也多看了那人一眼,而后收回目光。

    他的手指与沈在水的手交握,轻轻道,“阿水,走吧。”

    见那人在刻意避开自己,沈在水也不再管了,他温声应苏星河道,“嗯。”

    于是他们和乞丐模样的人擦肩而过。

    他们远去之后,乞丐模样的人抬起头,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发呆。

    只见他的面上全是划痕,血肉翻滚模糊,看起来丑陋不堪。

    那人是白念。

    与域外天魔的事败露后,师尊罚了白念一百刑鞭,又将他的灵根拔除,让他再无修炼的可能,最后将他驱逐出云水宗。

    被赶出宗门的那一刻,白念还想再见沈在水一面,却被拒绝了。

    后来他在云水宗山脚下奄奄一息时,却看见了白衣银发的剑灵。

    那剑灵神色疏冷,眼底褪去在沈在水面前的柔和,变得冰寒,还隐隐有点儿杀意,“离他远些。”

    白念打了一个颤,心里即使有不甘,他如今也已经一无所有。

    他的气运在域外天魔消失后就已经散尽,他走过的地方,人人都厌恶他。他脸上的痕迹是在与乞丐们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