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节(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没了气息。

    银发白衣的青年却不信邪,他将红衣青年搂在自己的怀里,而后伸出细长白皙的手,食指与中指并拢,搭在红衣青年的腕上,为他输送灵力。

    灵力源源不断地输送,可怀中人没有任何反应。

    银发白衣的青年手指微颤,最后只能绝望地把那人搂在自己怀里,用额头抵住那人冰凉的额头,同他一句又一句地说抱歉,说他来迟了。

    可是这分明不是他的错。

    天空落了雨,落在红衣男子闭合的眼睛上,又顺着他的眼角往下落,竟像是落了泪一般。

    画面一转,白衣银发的青年将怀中人扶到自己背上,一步一步背着他出了荒原。

    最后他在一处山洞前停了下来,他将怀中人放下来,一寸一寸摩挲过他的面容,“这是我们第一次真正见面,你大概不知道我是谁,可我已经见过你许多次了。

    还有我很喜欢你,第一眼在剑冢里见你便是说不出来的喜欢。记忆里我好像一直在等一个人,直到你来,我便知晓我等的人是你。”

    银发白衣的青年望着那具尸首说了很多很多,最后他慢慢伏在尸首身上,在那人耳边耳语,“若有下辈子,希望我们能再次相遇。”

    这个梦做到这里时,沈在水眼睛一下睁开了。

    他的眼眶变得很红,眼角的泪忍不住落下来,又滑进他的衣襟。

    微微侧头,沈在水看见他身旁银发白衣的剑灵睡得正好,眉间舒展开,温柔恬静。

    额角有一缕银发挡住了他半张莹白如玉的脸,沈在水将那缕发替苏星河拿开,轻轻叹了一口气。

    而后沈在水凑近他,将温凉的唇印在他的额间,又顺着额头移到嫣红的唇上,温柔又极小心的在上面碾磨。

    “笨蛋,别那么傻啊,不值得的。”

    他心里甚至有那么一刻升起了对上一世自己的怨怼,为什么没有早早发现剑里的剑灵,让苏星河等了那么久。

    后面则是庆幸,庆幸还好时间重来了一回,他们这一次在剑冢里好好相遇了。

    沉睡的人被他的动作弄醒了,微微睁开眼,“阿水?”

    沈在水将唇挪开,把剑灵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声音微哑,“你继续睡吧,我只是想亲亲你。”

    月光透过床缝照进来,正好映在人脸上,让人看起来温柔静谧。

    *

    春光似海,和风拂面。

    将云水宗的事宜处理好之后,沈在水便带着苏星河去了南域。

    南域已经进入暖春,漫山遍野都是盛开的各种花。

    他们来得有些晚,花灯节已经过去了一些时日了。

    好在城中悬挂在商铺屋檐上的各类花灯还未取下,暮色临近时,那些花灯被齐齐点亮,将整座城都包围在柔和的光芒下,亦将黑夜映衬得恍若白昼。

    长街上人来人往,即便是夜里,看起来也依旧是热闹喧嚣的模样。

    沈在水牵着苏星河走过长街,而后他们便被人唤住了。

    “二位请留步。”

    沈在水他们遂停住脚步,寻声望去,就见身旁小摊前的摊贩绕过行人,看向他们。

    见他们顿住了脚,那摊贩脸上露出笑来,他快速走到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