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静的屋子里响起。

    挂着长生剑的墙壁底下出现了一个少年,白衣银发,相貌生得极为迤逦,面若上好的白玉,唇红齿白。

    只是此刻他神色惊慌,眼尾有些红,泪意盈盈。

    看着有些可怜。

    难道是自己吓到他了?

    浮华走到他面前,递给少年一张锦帕,又温声道,“别哭,本君不责罚你。”

    少年接过锦帕,神色有些发怔,他呆呆地看着眼前身着青衣的仙君。

    仙君生得很好看,丰神俊朗,眉目温和如画,眼底里带着笑意,像一汪清泉。

    看着确实没有半分生气的模样。

    于是少年便停止了啜泣,只是擦干眼泪后,他不停搅着锦帕,仍是局促不安的模样。

    想让少年放轻松一些,浮华再次温声询问,“你是长生剑的剑灵?你叫什么名字?”

    他前两日偶然间发现屋子里果盘上的灵果那些莫名消失,开始他以为是外面的灵兽进来偷吃,也不在意。

    直到方才,他看见果盘里灵果消失时,旁边墙壁上挂着的长生剑弯了弯,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来。

    本来浮华是想吓一吓少年的,此刻看见他仓惶惊恐的模样之后又有些不忍了。

    听到浮华的问题后,少年先是点头,而后又摇头。

    浮华却知道他想表达的是什么,他是剑灵,但没有名字。

    “那你要不要跟着本君?”

    即便少年是长生剑的剑灵,理应与长生剑一样,但浮华还是问了少年。

    没想到仙君会问自己,少年小幅度点头,他是剑灵,他寄居的灵剑是仙君的,他也应当跟着仙君。

    浮华笑了笑,“那本君给你起个名字吧?”

    “星河如何?”

    他见少年容色迤逦,眸色很淡,但往里望时,却能看到水河澹澹,留星光在眼底闪烁。

    小剑灵眼睫颤了颤,微微抬眸,对上仙君温和眉眼时,声音却细若蚊声,“好。”

    浮华微微摇头,心底却想,小剑灵好像很羞怯啊。

    这可不行。

    *

    又一年。

    北域又下起极大的雪。

    这回,连春十泗洲里也有大雪从外面飘进来。

    浮华单手负在身后,立在窗前,便看见坐在庭院台阶上发呆的银发白衣的剑灵突然站起来,走到庭院中央,抬头看着天空飘落下来的雪。

    然后剑灵从袖中伸出细白如玉的手,接过一片雪。

    “仙君,你看,落雪了。”剑灵回头,朝窗边的方向喊了一声。

    少年长开了许多,容色更姝丽了些,眉眼生动,不再像先前那般安静沉默了。

    对自己笑时,浮华心间晃了晃神,回神时他将手指微微捏紧了些。

    他颔首,温声应道,“嗯,我看到了。”

    庭院里的剑灵却有些不满意,他跑进屋子,将浮华拉了出去。

    雪花慢慢落在青衣仙君的肩上发顶,将他的头发也染成了白色。

    “春十泗洲外的雪还未看够?”浮华无奈地看着面前的剑灵,他长长的睫毛上也落了雪。

    雪融化后,变成水珠,在睫毛上立着,像是剑灵落的泪。

    浮华微微抬手,碰到剑灵的眼睫,将那滴水珠拭去了。

    剑灵本来想回答浮华的问题,但当浮华抬手时,只来得及闭上眼,再睁开眼睛时也只愣愣地看着温和的仙君发呆,忘了要说什么。

    那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心间某个地方有些滚烫。

    看着面前呆呆的剑灵,浮华揉了揉他的银发,而后又一点点替将乱掉的银发捋直。

    “若是喜欢,我便让春十泗洲里也终年落雪。”

    他总是乐意宠着剑灵的。

    不止因为星河是自己的剑灵,而是日复一日他心底生出的一点儿隐秘心思。

    银发的剑灵摇了摇头,他微微仰头看浮华,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