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的语气说出第二句话。

    “哎呀,朕知道了!朕快不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柳南风又张了张嘴,但说不出话来。

    本来这样的话常有,他听见了当做没听见便罢了。但这次的姑娘似乎较往日不同,也不知她是比以前的活泼些,爱笑些,还是更漂亮些,听见这话竟在里面娇滴滴的笑起来。

    但似乎,顾新台未看出她的活泼,爱笑和漂亮。

    “滚。”一声怒吼,伴着那柔弱无骨的人儿便一起从床上滚下来。柳南风又是看见了当作没看见便罢了,见顾新台衣衫整齐的掀了帘子出来,便规规矩矩的递上折子。

    “既然是急报,特意寻了折子花功夫写下来,可见并不是多急,柳将军可要小心,莫被他们这些人蒙骗了,别看这一个个的武将,这蒙起人来可是连朕都识不破,到时候平白为他人做了嫁衣都不知道。”

    柳南风眉头微蹙,听他故意不紧不慢的说着这含沙射影的话。待说完,又规矩的回话:“确实是急报,陛下尽快过目吧。”

    “柳将军说是急报,那自然急,既然柳将军都看过了,那便念一念给朕听吧。”在皇帝未看之前私自看奏折是谋逆的大罪,柳南风虽觉得莫须有,但还是直愣愣跪下去。

    “末将万万不敢,这折子一到末将就送来了,从未私自看过。”他如今是君,再怎样他也是臣子,左不过以前跪的,自己跪过来便是。

    “师父这是做什么,怎么跪起徒弟来了?让人看见了岂不是要怪朕是非颠倒?”顾新台还是不紧不慢的,一点没有看折子的意思。

    “臣柳南风,此刻跪的是陛下。”柳南风咬了咬后牙。

    “是吗?世人都是这样看你我吗?你是臣,我是君?”柳南风还是跪着,顾新台不让他起,反而继续含沙射影的讽刺着,挖苦着。

    “那为师便不跪了。”他即使不跪能如何?他就是他的师父,且名扬四海,功高震主。

    但他从未有过半分不臣之心,谁君谁臣他比这天下任何一人都清楚,他又何必在意?

    “呵呵,自然,柳南风是何人,想跪便跪,想称臣便称臣,岂是我顾新台管得了的。”他终于随意将折子接了过去,但也不过翻了翻,还是看着他。他有多久没这样看过他了?出征回来,便是他御驾亲征,之后是北方,在后是西南……

    他还是那个样子,摄人心魂的样子,这么多年,他长高了,黑了,胖了又瘦了,但他却始终一点未变。哪怕,他变一点,没那么白净,那么怡人,那么倾城绝色,他就不怕了,不怕这样看着他把魂勾了去。

    看不见他,就像没喝水似的,浑身渴。

    但是偏偏有人说,像他的水一样的这人,其实一点也不想给他当水。他不能不信,他那父皇一生对他坏事做尽,连他的母妃都忘了,临了了却拉着他的手交代,储位虽是你的,却是南风替你一步步争来的,他有治国之才,这江山交给他你在一旁辅佐,朕才放心。说完便咽了气,丢下他拉着个死人的手对着满屋子的活人。

    这些年,就因为他咽气前的这几句话,他是怎么过的?他威逼利诱老臣,只要回京便一刻也不敢放松的招纳新臣顶替。这么多年,他费了多少心血,把那天在屋子里的那群人能杀的都杀尽了。

    他还是怕,他整日里都怀疑他们早就告诉柳南风了,他早就知道了。他还怕,或许他们是亲兄弟,这是他那父皇早先又给他做下的一件坏事。他找来太医,尝试各种验亲的方法,太医找一个杀一个,连早就想好的皇后之位也不敢封给他。

    就在同一天,太医终于来禀,神农经典上有载云云,他和柳南风无半点亲缘。但午后,便有人告诉他,柳南风早有打算此次战胜后便佣兵称帝,但战后死伤过重才作罢。

    瞬间,他便有种足以压垮他的想法,或许柳南风早就这样计划好了的。他一个无依无靠,母妃是宫女出身还早亡了的皇子,除了好控制以外,还有什么优势?

    而柳南风是谁?他当年便是文才武略的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